宁波公安通报:聚元实控人投案 曾跻身“浙商500强”

栏目:本地新闻 ┊ 发布时间:2019-07-14 ┊ 人气: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10日,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发布警情通告称,7月9日,浙江聚元普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方某某主动投案,公安机关依法对聚元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依法对该平台实际控制人方某某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浙江聚元普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2018年,实控人控股的上海聚元汇普金融信息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还以15.8亿元的营收入围了“浙商500强”。

  然而,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截至记者发稿前,该公司“超人贷”平台的多个官方客服电话均无法接通。

  聚元的危机,其实早在去年下半年就露出了端倪。

  记者注意到,聚元普惠的注册用户和交易额两项数据的增长均停留在去年10月份。

  也就在2018年10月26日,浙江聚元普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曾发布了一则名为《聚元超人贷战略调整及存量业务整改》的公告,其中声明:“即日起平台停发新项目,停付已到期本息,业务暂停直到具备恢复条件”,同时给出了分36期兑付、债转股等系列兑付计划。

  但到今年1、2月份情况并未见好转。《聚元财富、超人贷关于2019年1、2月份兑付情况的说明》中是这么写的——

  “1、2月份春节期间催收难度加大,加之现有其他渠道资金回笼紧张,造成2019年1、2月份资金回流情况比较恶劣,直接造成无法按照预期计划进行兑付。

  同时,公司决定将催收回来的和不同渠道整合过来的部分准备变现的全新家用电器产品在客户自愿选择的前提下用于以物抵债。

  再有,公司近期已经与某资管公司达成合作共识。资管公司原则上可以受让出借人的债权,按照国家对于资管公司参与化解P2P网贷风险的有关文件精神,陆续推出各类解决方案并予以公布和实施。”

  不过,这些被视为聚元“自救”的行为,收效甚微。

  天眼查显示,2019年1月以来,浙江聚元普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被频繁起诉,其中作为被告的就有6件,作为被申请人的有3件,且案由多为“民间借贷纠纷”。

  9起诉讼,涉及金额多数在5万至10万元,最高的本金出借达80万元。其中还有一起原告曾是聚元公司员工。据原告称,原告于2016年10月入职聚元公司,聚元公司要求他在公司的超人贷平台出借一定金额的资金。原告无奈之下,于2017年1月25日向超人贷平台出借资金。2018年8月开始,聚元公司开始违约,原告出借资金到期后不能返还。

  在7月5日裁定的诉讼案中,聚元作为被告曾辩称:“被告公司的P2P平台有3000多名客户,公司经济困难,无力立即还款……大部分客户已经签订了分期偿还协议,被告也在履行。”

  而最近的两件诉讼案均于7月9日裁定。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通过向不特定的社会公众吸收资金,已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违反了相关金融法规,涉嫌犯罪,应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如今,聚元实控人主动投案。

  警方表示,目前公安机关已展开案件调查取证及相关资产查控工作,投资者可到户籍所在地或实际居住地公安机关登记报案。公安机关将依法加大侦办力度,加快追赃挽损,最大限度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并依照法律程序适时公布案件进展。

  “完全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据多位知情者透露,就在投案当天,聚元实控人方亚立的朋友圈还在保持更新。

  方亚立,1982年出生于宁波奉化。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他给投资人的第一印象是“年轻”“儒雅”“自信”。

  上世纪90年代初,17岁的他独自走出奉化做起了服装生意,刚开始只能住仓库,他要做的是把手上的800件服装卖出去。不过,这次创业后来因父亲去世而戛然中止。

  彼时,同是奉化人的竺兆江正喊着“波导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这句广告语走街串巷,方亚立也感受到了蕴藏在通讯产业下的商机,于2001年开设了第一家“方立通讯”。

  次年,方亚立在慈溪、余姚、镇海、北仑、象山等地开设分店,同时涉足餐饮、房地产等行业,开始多元化经营,光餐饮店就有13家,通讯店也开了10多家。

  2008年金融危机波及全球,各行各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方亚立开始有些力不从心。又逢国家实施宏观经济调控,房地产行业也迎来寒冬,当时已将资产重心放在房地产行业的方亚立受到重创,名下的所有产业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引发连锁反应。几乎一夜之间,其近亿元资产化为泡影,还负债数千万元。

  沉寂多年后,方亚立又迎来了“翻身”的机会——

  2013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这一年,余额宝正式上线,成为第一只互联网货币基金。彼时余额宝的火爆程度,让人们看到了互联网金融市场的巨大潜力。也是从2013年开始,网贷行业进入了爆发式增长的阶段。这个当口,嗅觉灵敏的方亚立成立了聚元普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始涉足网贷业务。站在风口上的聚元,发展异常迅猛。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聚元已跻身“浙商500强”的第385位,公司已发展成为集汽车、投资、文创、金融四大生态产业为一体的综合生态体。

  其中,聚元好车集汽车交易、汽车金融、汽车租赁及会员增值服务于一体,打造“一站式汽车金融服务平台”;聚元好房与聚元好车组成“车房产业生态”;聚通星元做的是影视项目投资与出品,此外还有金融、典当、保理、不良资产处置等板块。

  这次爆雷的聚元“超人贷”正是其科技金融板块的核心业务。方亚立再次从高光时刻跌落至暗时刻。

  那么,此次爆雷对集团其他板块的影响如何呢?

  7月11日下午,记者来到聚元好车位于宁波国际汽车城的门店。尽管店面广告位还照常挂着,但店名已经更换,工作人员说,老板早就换掉了,做的也是车辆租赁、交易方面的生意。

  随后,记者又来到聚元好车位于鄞州太古新街上的网点,却发现这里其实是一家便利店,只是“聚元好车”的广告牌还挂着。

  便利店店主称,三四年前,聚元问他们租了半个门面的广告位,每个月租金200元,但这笔钱已经有一年多没收到了,催款也联系不到人。像这样给聚元好车出租店面广告位的建有一个微信群,群里有30多人,也都有着同样的遭遇。

  事实上,许多像“超人贷”在内的网贷平台都是“追风的人”。

  有业内人士表示,网贷平台模式,实现闲置资金盘活与资金需求对接,的确解决了很多小微企业和个人的融资问题,也满足了大量出借人的财富增值需求。但在发展过程中,部分问题平台套用互联网金融创新概念,设立所谓P2P网络借贷平台,高息引诱人上当,以达到非法集资的目的。

  他说,其实,真正的网贷平台应该只是借款人和出借人的信息中介平台,不做资金收付和集中业务,即资金池业务。

  7月6日,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会议指出,专项整治工作总体上推进顺利,但行业风险仍处于高位。下一阶段要以转型发展和良性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严禁新增互联网金融机构,及时处置随意变更股东或注册地迁址的机构,引导绝大多数机构通过主动清盘、停业退出或转型发展等方式实现风险出清。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继续开展出借业务的运营机构数量已降至707家,比2018年初下降57%;借贷余额比2018年初下降27%,出借人次比2018年初下降75%;行业借贷规模、出借人次已连续11个月下降。

  业内人士分析,从这次会议的内容和数据中不难看出,未来P2P投资端口会全面收紧。去“草根化”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控制风险,但能否为行业注入一剂“强心针”,尚待时间来验证。

  聚元的命运将如何,我们不敢妄加揣测。惟愿投资人的损失能降到最小,并以此为鉴,远离风险!

更多精选报道尽在宁波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