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的性格与文人气质

栏目:历史 ┊ 发布时间:2018-10-29 ┊ 人气:

 酒作为一种物质存在,原本与文化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历史久了,有文化的人喝得多了,也就成了一种文化。《诗经#七月》中有“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之句,悠悠五千年的历史,使酒本身就成了传统文化的象征,中国也成了世界公认的酒的故乡,甚至有人称白酒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文人一直是中国最重要的饮酒群体,喝酒的人有了思想和个性,有了文采风流,酒也便有了文化和丰富的个性。

酒后的直抒胸臆,酒后的吟赏烟霞,酒后的放浪不羁,酒后的低回婉转,多重演绎赋予酒多重的性格:或直白、或浪漫、或豪放、或婉约,酒因文化而具性灵,文化因酒而更加亲切,更加有滋味。

 

潇洒飘逸。在中国,酒神精神与庄子“物我合一”的哲学思想不谋而合,“乘物以游心”。酒中似乎含有天然的自由因子,很多文人之所以寄情于酒,就是为了在酒中寻求解脱,逃离世俗的羁绊,进入自由的精神境界。正如朱敦儒所说: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自斟自饮自开怀,无拘无束无碍。符合酒的这种性格的文人当首推李白。他自称“酒中仙”,才华横溢,一生以追求自由为己任。宋人责备他的诗中“篇篇有酒”,殊不知,正是酒使他从尘俗中解脱出来,悟出自由的真谛,才造就了他潇洒飘逸的人格,成就了那么多盛世华章。杜甫在《酒中八仙歌》中说:“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如果没有酒,在那个自由难以栖身的现实社会,时刻清醒的李白很难写出那些不朽佳作。唐诗没有李白就塌陷了一半,而李白没有酒,就没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没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没有“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李白也就不再是李白了。

如果在现有品牌中寻找一款与李白相匹配的酒,当属剑南春了。剑南春的广告说的好:唐时宫廷酒,盛世剑南春。李白做过皇帝的御用文人,虽然做得不开心,但他不会错过品尝御酒的机会,所以剑南春应该与李白有过不少交集,也曾让他沉醉过,浪漫过。而剑南春2006年推出的高端典藏剑南春,包装尊贵华美,正如李白的诗文色彩绚烂,想象奇幻,也与他“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自信、张扬、不羁相得益彰。

 

沉郁深厚。这种性格更适合一些度数偏高的酒。那浓烈的酒香,甘醇而凛冽,回味起来绵长悠远,让深得其中滋味的人欲罢不能。杜甫是最适合这种酒的,和李白的飘逸相比,他显得深沉厚重。他的一生,他的心怀,他的诗文都给人厚重之感,怎么也潇洒不起来,就像浓酒的味道,需要细细斟酌,慢慢品味。他自称“性豪业嗜酒”,“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在《杜工部集》中,言及酒的作品占21%,甚至高于《李太白集》中17%的比例。

和杜甫相配的酒应该是茅台。它的“国酒”地位就像杜甫的“诗圣”地位一样崇高的不可动摇。品味茅台总能尝出一些家国的味道,有浓厚的民族气,就像杜甫的诗,民胞物与的情怀无处不在。1915年,茅台在万国博览会上“怒掷酒瓶震国威”,夺得金奖之后,就一直在外交领域发挥独特作用。近年来又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在天安门广场举办“国酒敬国魂”的祭奠仪式,在历史博物馆举办“国酒茅台与共和国的命运”文化展,赞助修缮天安门广场华灯基座等,均不辱“国酒”使命。而杜甫一生辗转迁徙,却始终不忘家国。一首《春望》,满腔血泪,拳拳之心,另人动容。

淡泊超然。酒有一种味道的淡雅清香的。悠悠酒香,淡淡情韵,“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与一二好友共饮,顿觉心神陶醉。“花看半开,酒饮微醉”,用来诠释这种酒恰到好处。微熏之际,什么功名利禄,什么你挣我夺,都可以全数抛开。白居易为人为官,淡泊超然,很贴近这种酒的性格。古人说“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白居易独创了“中隐”,他说“中隐隐于朝”,在庙堂之上过着隐士的生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却对官场的尔虞我诈从不挂怀,对无休止的党争从不介入。

舍得酒与白居易的这种气质正相匹配。“舍得之间,感悟智慧人生。”白居易不仅善饮,而且善酿。一般而言,水质越好,酿出的酒就越好,但白居易深谙酿造之道,即使是“浊水”也能酿出好酒。就像他深谙为官之道,能舍虚荣浮名,的人生真味,从容地过往于兼济与独善之间。人生中有得就有失,取舍之间,要有胆量和智慧。如果白居易那个时代有舍得酒,单单这个名字,就会让他爱不释手。

放旷达观。“心悬天地外,兴在一杯中”,酒天生有一种让人解脱的个性。一杯酒下肚,原来的忧愁可以不在乎,原来的拘囿也可以超越,难怪有那么多人借酒消愁。说到达观,当然会想到苏轼。他不比别人少苦难,也不比别人少乐趣,原因就在于他放旷达观、随缘自适的个性。我们不能说他因爱酒而达观,但酒可以帮助他更达观。“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从他把酒临风的身影,依稀还可以找出李白和白居易的影子。

洋河蓝色经典和苏轼之间应该能找到一些关联。不管是广告画面,还是包装的色调,洋河蓝色经典都给人一种空灵的梦幻感。而苏轼也是个爱做梦的人,于现实之外给自己构建了一个心灵领空,那里有他理想中耳朵人生,但他把现实和理想结合得很好,这也是他的高明之处。洋河蓝色经典棉柔型的特质又像苏轼那颗敏感的心。他的心有文人特有的细密缠绵,也有拿人的宽广博大,容得下一世的悲欢,这又和洋河蓝色经典的海蓝色基调颇为契合。

更多精选报道尽在宁波新闻网